我想你抱一下我。罗奕开始提要求,学着柳惜以前的样子。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柳惜本来想说滚,但想起罗奕以前拒绝她的说辞,便也学着他那时候的样子,说:那怎么可以,我是妹妹。

    罗奕只有在拒绝她的时候,才会说我是哥哥这种话。

    你知道那天你亲我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罗奕冷不丁问她。

    柳惜说:你在享受。

    去你的吧。罗奕笑了一下,留个悬念。

    我并不好奇。柳惜坦言。

    别老是一幅掌控全局的样子,我不会一直被你压着走的。

    柳惜回过头去看着罗奕,笑着说:来,再把这句话说一遍。

    罗奕把抱枕扔过去:别老是一幅掌控全局的样子,哪怕我愿意一直被你欺负。

    第44章 尾声

    罗奕说到做到,没跟柳惜一起去澳洲。圣诞节前夕,柳惜离家快一周的时候,他催她回家。

    罗海生带罗悄悄到院子里玩,瞥见罗奕躺在躺椅上晒太阳,问他:惜惜什么时候回来?

    罗奕闭着眼睛说:她乐不思蜀。

    你也别催她了,她好不容易放个长假。

    罗奕把手里的书拿起来挡在脸上,没吱声。

    罗海生又问:进展如何了?

    就那样吧。

    惜惜很难搞的。罗悄悄听大人们说话,嘴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你这话跟谁学的?罗海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罗悄悄在自己的小秋千上坐着,一摊手:恬恬和妈妈都这样说。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柳艾珍端着水果正好从屋子里走出来。她把罗奕脸上的书拿下来:你这书看了三天了。

    这是柳惜从欧洲带回来的书,全篇意大利文,但有大量的图片。里面记录了多位意大利艺术家在建筑设计和绘画方面的创作历程。

    罗奕前几天无聊,趁柳惜不在,跑到她那边,在她卧室里发现。他拿走之前跟柳惜报备,柳惜顺便告诉他,说这本书就送给他了。

    柳惜当时买也是想着带回来给他的,后来却没送。

    罗奕已经搞不清这是第几次了。跟她提起,她反倒质问他月亮吊坠和黄眉柳莺的事情。

    月亮吊坠是他过去幼稚心理的集中体现,黄眉柳莺是他睹物思人后来却消失的凭证。

    两个人藏着掖着的事情也不是一件两件了。罗奕反而期待日后越来越多的惊喜。希望都会在不经意间被发现,都是陈旧的心思,新鲜的体验。

    罗海生把书接过来,问他:看得懂吗?

    柳惜也知道这人看不懂,送他的当晚就给他发了中文电子版邮件。所以罗奕此时可以嘚瑟一下了,他说:当然。

    柳惜什么时候回来?柳艾珍也问他。

    罗奕猜测这人一定会在平安夜之前赶回来,也就这样回答了。

    柳艾珍把橙子剥好分给他们父子俩,感叹说:春天的时候家里也是缺她。她在家的时候不觉得,一不在家,我心里就像少了点什么。

    罗奕也是同样的感觉。

    柳艾珍看着罗奕:你怎么没跟她一起去呢,你不也难得休息一段时间嘛。

    罗奕觉得橙子不甜,就放下了。他说给柳惜空间。

    柳艾珍赞同,说:是,你俩粘得够紧的了。那进展怎么样了?

    罗奕愣住。

    罗海生替他打圆场,说:也不知道上次是谁说他们俩闹来闹去的,看着心烦,让他们俩干脆也别和好了。

    柳艾珍冷笑一声:本人说的,有什么意见?

    怎么敢有意见。罗海生把橙子塞一块到柳艾珍的嘴巴里,全家你最大。

    我听惜惜的。罗奕开口。

    柳艾珍半开玩笑跟他说:你千万不要跟你爸学。

    我觉得我爸挺幸福的。罗奕接话。

    柳惜见他认真,自己也认真起来,我的意思是,柳惜也有不成熟的地方,她钻牛角尖的时候,你还是得像以前那样敲打她。不要因为喜欢她,就什么都迁就她。

    啧啧,哪儿有当妈的不护着自己闺女的。罗海生笑着说。

    我这是一碗水端平。柳艾珍又继续对罗奕说:她跟我也很少交心的,这点你不要太强求她。你不用管她说了什么,只看她做了什么。她就是嘴硬心软,她见着你受委屈,不是连我也敢顶撞嘛,可你要她说句安慰你的话,她八成是说不出来的。

    我知道了。罗奕笑笑。

    当然,你以后要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也会直说。反正都在我眼皮子底下,我是忍不住要教育小孩的。不管你们是三十岁还是四十岁,在我们眼里都是孩子。

    柳艾珍女士经过好几个月的心理斗争,多次观察两人,理清他们之间的磕磕绊绊后,终于下了决心。

    既然他们分手后还能和平相处,那就随他们去吧。外人说再多的话给再多的经验,都不如他们自己磨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