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能成一家人已经是莫大的缘分,两人能不能相亲相爱地走下去,只是他们自己知道。

    罗海生和柳艾珍带罗悄悄进屋后,罗奕又在躺椅上发了会儿呆。

    他翻出微信,细数柳惜走后他们俩的聊天记录。

    除了日常文字对话,他们一天会有一次语音通话。最长的时间是一个多小时,最短的是三分钟。

    两人大部分时间都在闲扯,家长里短的事情总要扯几句的,比如柳恬的学业,比如罗悄悄今天乖不乖。阴阳怪气的话每天也要说几句,有时候是互怼,有时候是撒娇。

    那次最长的通话里,柳惜跟罗奕聊了会儿薛晓卿。罗奕起初听得眉毛快要打结,但得知薛晓卿有了新恋情后,他又忍不住画腐图了。

    薛晓卿的新男友是个金发碧眼的北欧小伙儿,是他那次去雅拉山区露营时认识的。两人此时正在热恋。

    后来柳惜发过来的一张照片上,这对情侣按照罗奕之前画的那张两个男孩海边拥吻的图,摆了个一模一样的造型。

    罗奕看得脸红心跳,又问柳惜有没有在海边打扮的过于性感。柳惜没搭理他,但是在沙滩上给他画了颗星星。

    柳惜二十岁生日时他欠她的月亮钻石,在她二十五岁的时候,他用克数更大的星星弥补了。现在月亮和星星都是她的,她喜欢哪个就戴哪个。

    反正在他心里,星星是她,月亮也是她。

    至于第二十一个格子,他认为自己跳进去了。只是柳惜似乎又有了新的玩法。

    -

    柳惜在平安夜前一天晚上偷偷赶回来。她照例先去看罗悄悄,小家伙已经睡了。她从楼上下去,刚刚还没出现的那人端坐在沙发上。

    她走到这人身后,拍了下他的肩膀。没反应。她又绕到这人面前。

    罗奕慢悠悠地剥着橙子,抬眼看一下面前这个人,她竟然戴了顶绿色的毛线帽。

    这是我这次给你带的礼物,喜欢吗?柳惜在他嫌弃的眼神中,把帽子摘下来扣在他的头上。

    罗奕喜欢戴帽子,夏天钟爱渔夫帽,冬天钟爱毛线帽。但绿色的帽子从来不在他的选择范围内。

    他冷着脸把帽子摘下来:多谢。

    柳惜坐在他身边,把他剥好的橙子拿过去咬了一口,果汁溅出来,她皱起眉头:好酸哦。

    罗奕拿了张纸巾按在她的嘴角,顺势戳一下她的脸颊:你长胖了。

    鬼咧。柳惜不信。

    罗奕把她不小心坐上去的他的大衣下摆抽出来,又看了看她的短裙,脸色不悦:你为什么冬天也要穿短裙?你不秀你的腿就难过是吗?

    是啊,不秀就难过。柳惜往边上坐了坐,丢了橙子皮,吃了颗桌上放的棉花糖,拿起包装袋问他:你买的?

    罗奕抱着胳膊扶了扶镜框,没吱声。

    不开车不画画,你戴眼镜做什么?柳惜问。

    罗奕冷幽幽地说:把你看清楚一点。

    柳惜很饿,起身去厨房里找吃的,把这人一个人丢在客厅里。她知道他的心情,回来没告诉他,见面不热情总之他的需求很多。

    几分钟后,罗奕走到餐厅里,盯着正喝汤的柳惜说:你没发现我剪头发了吗?

    你不是早就剪头发了吗?

    罗奕耸耸肩,把餐椅抽出来,坐下去。给自己也盛了碗汤。

    你没吃晚饭?柳惜问他。

    罗奕听柳艾珍说,柳惜每次出远门回来都喜欢家里能有人陪她吃饭,不管多晚。

    现在是十点半。罗奕说:饿了。

    干杯!柳惜端起汤碗碰了下他的。

    罗奕没忍住笑了:傻不傻?

    -

    次年三月,祝赟和他的师妹兼合伙人于昭昭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里举行了草坪婚礼。

    柳惜坐在台下祝赟的一众亲友团中间,百感交集。她和祝赟某个共同的发小偷偷问她赵嫣最近怎么样。

    她理了理自己的裙摆,冲这人笑了笑,说赵嫣现在挺好的。

    赵嫣依旧没有新恋情,但自由自在,快乐不比忧愁少。

    柳惜拿出手机,微信消息里没有赵嫣的。尽管她们俩昨晚还开玩笑,没心没肺地说了一大堆关于祝赟结婚的话。

    她收起手机,对上台上罗奕的眼睛。这人被迫给祝赟做伴郎,西装笔挺,样子英俊,笑容一板一眼。

    后来他们收到一家人去拍的全家福,柳惜和罗奕单独拍的那几张通通被他拿走了。但他很快画了一张送给柳惜,并要求她放在她的钱夹里。

    理由是他自己的钱夹里也放了一张。

    眼前他身上的西装很像那一天的,只是柳惜今日却没穿白纱裙。

    仪式结束后,祝赟带着新娘来跟柳惜喝酒。

    柳惜觉得矫情,拒绝了祝赟的拥抱。但她抱了一下于昭昭,对她说:他真的很好,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看着两人又去别处敬酒,柳惜给赵嫣发了个条微信,说:他很幸福,你也会的。

    赵嫣很快就回了个可爱的表情包。

    柳惜转过身,往更远的地方走。

    祝赟也曾把赵嫣看作是未来的新娘,这就足够。谁也不必抹掉过去的记忆,这些经历才组成现在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