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邓熙和穿着室友贡献的齐逼小短裙出门了。

    目的地是布鲁酒吧,但在去酒吧前,需要先去另一个地方。

    光线明亮的理发店内,她披着理发围布坐在转椅里,望着镜子里的粉色头发,一闭眼一狠心,“染黑吧。”

    Tony老师爱惜地抚摸她的头发,对她的要求深感疑惑:“才刚漂没多久,你不是挺喜欢的嘛?”

    好不容易整出来的女神同款发色,邓熙和也挺舍不得的,唉声叹气地说:“情况有变。”

    老熟人了,都不用Tony老师盘问,她自己主动交代了。

    她要去勾搭前任,而人家不喜欢招摇的女孩子。

    Tony老师虽然性别男,平生最见不得的事却是女人为了男人委曲求全,“一个前男友而已,凭什么他不喜欢你就得将就他啦,让他滚。”

    她沉吟几秒,忽而两手一合,“此言有理。”

    能不能睡到手都不一定呢,何苦委屈自己。

    她也是有骨气的。

    因为店址在大学城,酒吧的客人基本上都是学生,熙和过去时六点不到,由Tony老师精心打理过的长发在昏暗的环境里光泽闪亮。

    她来到吧台,要了杯跟昨天的一样的鸡尾酒。

    “来啦。”

    见她登门,陈粤挑了挑眉。

    熙和轻咳一声,说:“你们这的酒还不错。”

    “是嘛……那深感荣幸。”

    色彩鲜艳的酒水放在她面前,陈粤忽然弯腰凑近她,意味深长的笑。

    “……”

    她举杯薄抿一口,不着痕迹地后让张望四周,“就你一个人吗?”

    陈粤摊手:“显而易见。”

    “哦。”

    她无所谓地耸肩,证明自己并没有感到失落,一口气喝完杯中酒,努了努嘴说:“再来一杯。”

    陈粤笑着接过酒杯,调酒的同时善意提醒:“这酒后劲大。”

    “没事,你弄吧。”

    见不到人,还不能喝点酒消消愁嘛。

    “徐淸晏怎么会来这儿兼职?”

    “我是他师兄,他过来帮忙的,原先的服务员辞了还没招到新的。”

    熙和蹙眉:“他会听你使唤?”

    目中无人,一身的少爷病,师兄算什么,当初他们学校校长都得顺着他。

    “这你就得问他了,也许来这边兼职正合他意呢。”

    他戏谑地笑,示意源源不断进来的客人,其中不乏时尚漂亮的女孩子。

    她发出声轻呵,满不在乎地说:“他对这些女孩子没兴趣。”

    徐淸晏喜欢成绩好、温柔清纯型的。

    跟有意作对似的,他不赞同地反驳:“那谁说得准呢,男人都一个样,看到这么多漂亮小姑娘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天长日久的,谁控制得住呢,谈恋爱又不是结婚,玩玩又不影响。”

    男人都一个样。

    二十四小时内,邓熙和已经听到这句话两次了,好歹是阅览言情小说无数的人,她瞪直双眼——无法反驳。

    酒水灌了一杯又一杯,邓熙和趁着酒劲上头询问:“那徐淸晏,他现在有女朋友吗?”

    昨晚在寝室讨论得热火朝天,最重要的前提却忽略了,因为自己单身,理所当然地就认为他也跟自己一样。

    “告诉你也可以,但你得先回答我另一个问题。”

    他一脸为难,显然在跟自己玩套路,邓熙和翻翻白眼,“你问吧。”

    “你们什么关系?又或者,他是你什么人?”

    她头一扭,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前任。”

    他张着嘴,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

    “哎呀别啰嗦,徐淸晏到底有没有女朋友了?”

    “清晏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

    他故意拖长声音,神色里满是奸计得逞的坏,忽而冲她展颜:“我的建议是,你可以去问问本人。”

    熙和气结:“他人不是不在这儿嘛,要不然我干嘛绕那么大一圈。”

    他摆一摆手指,示意她看后面。

    她跟着回头,滑到喉咙的酒顿时呛了出来,咳得满脸涨红。

    想不到她会这么激动,陈粤赶忙抽了几张纸递过去,“没事吧。”

    熙和摇头,擦干净嘴后,还算冷静地问话:“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徐淸晏板着脸:“你说呢?”

    这态度,反正来得不会晚。

    她严肃脸控诉:“你竟然偷听我说话,你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呵。”

    徐淸晏绕过她走进吧台内侧,目光灼灼盯着她,“图不图不清楚,就是有点意外,邓小姐对我的私事这么感兴趣。”

    “……”

    时间可以倒流吗?

    她拍拍心口,心虚地辩解:“我仅仅是,出于对一个老朋友的关心……”

    “多谢,我不需要这种关心。”

    言罢,他按掉客人呼叫服务的铃声,离开吧台去了客户区。

    等他走远一点了,熙和恶狠狠瞪着面前的罪魁祸首,“你不是说他今晚不过来吗?”

    陈粤一脸无辜:“你问是不是就我一个人,当时还没到清晏上班时间啊。”

    当然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她愣愣张着嘴,一时间哑口无言。

    真可爱。

    陈粤勾唇,忽然凑近她,用只有彼此听得见的声音问:“你是不是想追清晏?”

    她神经一紧,下意识就否认:“你想多了。”

    好马不吃回头草,她才不想跟这种难伺候的男人复合,她就是想睡他而已,睡完就把人踢了。

    “好吧。”

    他站直腰,颇为遗憾地说:“本来还说看在有缘的份上给你助攻的,没这想法就算了。”

    熙和喉咙一痒,犹豫两秒,正要问怎么个助攻法,旁边忽然伸出一只修长的手臂,她歪着脑袋,顺着骨节分明的手指往上看,是男人宽阔的胸膛,以及棱角分明的侧脸,因为面无表情而愈发显得冷硬。

    熙和咽了咽口水,感谢自己没来得及问出声。

    徐清晏将一张单子不轻不重地拍在吧台上,“一打青啤。”

    陈粤笑容满面地鼓掌,“我们徐同学业务能力越来越棒了。”

    “你还有两周时间。”

    提醒他别忘了招人,陈粤哈哈干笑:“别这么绝情嘛。”

    “呵。”

    他的目光似是不经意间扫过她,在短得仅仅遮住大腿根的裙摆上停顿一秒,扶着推车去送酒了。

    肩宽腿长,腰部线条流畅,看着就很有爆发力……

    熙和拍了拍脸,一扭头忿忿地瞪着陈粤,“你怎么可以让他出卖色相!”

    “生意人嘛,能赚到钱就行,手段都其次啰。”

    他努了努嘴,送完酒的徐淸晏,回程又收了几单。

    “唉,帅哥也是有烦恼的,太受欢迎了。”

    熙和恼得咬牙切齿,忍无可忍了,“你不是缺人干活吗?我来。”

    陈粤一愣:“你?”

    “哼。”

    她抱臂挺胸,高傲地扬起下巴:“难道我不漂亮吗?”

    对方以手撑头打量起她,懒洋洋地点头,“是挺漂亮的,我先考虑考虑,回头告诉你结果吧。”

    徐淸晏靠近时,两个人正互换电话号码,顺便添加了微信好友。

    他拧紧眉,目光扫向陈粤,“你跟她说了什么?”

    “嗯,说了……”

    陈粤收了手机,似笑非笑地与他对视,缓缓抛出答案:“秘密。”

    说罢拍了拍邓熙和的手背,“是吧,小小和?”

    强压下“小小和”这个称呼带来的恶心,邓熙和应了个“嗯”。

    八字没一撇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先走了,回头你考虑好了联系我。”

    鸡尾酒确实后劲大,纵然自诩为302寝室酒神的她也有了点昏昏欲睡的醉意,得换个空气清新点的地方醒醒酒。

    她打个哈欠,跟徐淸晏挥挥手,“再见。”

    费尽心思地打扮了才过来,结果连话都没说上两句,心里不是不难过的。

    她的失落写在脸上,陈粤心下合计,抄起车钥匙说:“我送你过去吧,离得也不远。”

    对于不熟的人,熙和最怕对方突然的热情,正欲婉拒,有人先一步出声:“不用。”

    她扭头,瞟向徐淸晏,也没多想,附和说:“是的,很近就不麻烦了,谢谢。”

    “可让一个喝酒的女孩子独自回去,挺不安全的……”

    他面露难色,瞥向徐淸晏的目光却是明晃晃的幸灾乐祸。

    徐淸晏解掉领带,举止间隐隐透出烦躁。

    脱领带,就意味着人家要下班了。

    陈粤看一眼时间,心领神会地笑:“今晚又有事是吧,行行行,没关系,去吧。”

    无视他的调侃,徐淸晏面色平静地转身走人。

    邓熙和望着身材颀长的背影,又瞟一眼陈粤,二话不说果断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