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就是生气。格外的愤怒令他没有多想,直接甩手朝江琅炎脸上扇了一耳光。
    啪的一声,在安静的树林里非常脆响。
    耳光声异常响亮,楚芫眼睛瞪圆。
    “想打架就来?我才不会怕你。”
    江琅炎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感觉到身下不可小觑的实力。
    真的很有意思,明明这人亲和力很高,类似于小仓鼠小兔子那般温柔无害,连放狠话都很可爱。
    但真惹毛之后又有类似于豹子老虎的攻击力。
    这世上真的存在一种动物,会集亲和力和攻击力为一身?
    他说的那个“我才不会怕你。”好像是真的。因为这个打岔,占据他脑海的那些疯狂情绪如潮水般褪去。
    楚芫瞪大眼睛仔细瞧着。
    被扇耳光后的江琅炎有点懵,怔了一瞬,眼神里疯狂又机械的情绪散去。转而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两眼。
    发现两人的姿势不雅后他直接站起身。
    “不好意思啊。”他说。
    楚芫瞪着圆溜溜的眼睛,颇为不高兴:“你以为说不好意思就行了吗?”
    许是觉得躺着跟人说话没有气场,他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
    江琅炎挑眉,正视楚芫,侧脸一个巴掌印完整的漏出来,仿佛在质问楚芫:你都扇了我一耳光了,还想怎么样?
    一个冷白皮肤色的大帅哥,脸上顶着个清晰又红通的巴掌印。
    这场景真是有点好笑。
    楚芫控制自己的眼神不往巴掌印上瞧,“你不像鬼一样朝我扑过来,我也不会扇你。”
    江琅炎双手插进裤兜,“我给你划点积分。”
    对方似乎是想用这个道歉。但楚芫摇头,他的积分够用,相比积分,他更想满足自己的求知欲。
    “你的眼睛明明是蓝色的,为什么外面一圈是红色的?”
    他双手在自己眼睛上比划了两个OK。
    江琅炎看了他一眼,懒散道:“心情不好,气的。”
    楚芫嘴巴张成一个小小的圆,不太满意这回答。江琅炎不认识他,所以当陌生人问这种问题,随便搪塞过去就行。
    他真的好奇,却没有任何立场。
    “哦。”
    “你不要积分那要什么?”江琅炎又问他,语气隐隐不耐。
    似乎在警告楚芫珍惜机会,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他不耐,楚芫比他更不耐,差点白眼翻上天:“反正你不是故意的,那你走好了?”
    然后江琅炎当真头也不回的走了。
    楚芫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仿佛第一次经历偶像塌房的小粉丝。
    “难道他家是双胞胎?”
    “但因为某种原因哥哥弟弟必须用一个名字生活?”
    他这样小声问自己。但也实在想不明白,只得回去,刚一走,脚底就踩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他移开脚掌一看,一个白色的机甲空间存储器。
    机甲空间存储器,这玩意儿堪称奢侈品中的顶级奢侈品。
    当今世界,悬浮和空间压缩技术并称尖端科技中的双子星。要是谁家的大别墅大宅院不靠任何支柱,直接悬浮在空中。谁家两层楼高的机甲藏在小小的巴掌大的小盒子里。
    谁就是人上人。
    尖端科技之所以称之为尖端科技,就是它存在,但又极其稀少,非寻常有钱人家接触不到。
    恐怕很多人甚至认不到这是机甲空间存储器。想来里面的机甲应该也是外观最时髦,配置最高端的那种限量版。
    再大胆点猜想,说不定还是独一无二的定制版,反正一定是男生毕生梦想那种。
    但楚芫的注意力没在空间储存器上。而是在它的小挂饰上,那上面挂着一个胖憨憨但也非常可爱的黑白团子。比起空间机甲存储器,可能知道这小挂饰物种的人更少。
    但楚芫知道,这是一只大熊猫幼崽。
    第8章
    旺盛的好奇心被满足之后,楚芫回营地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第二天闹铃响起时,他在被窝里懒懒的伸了个腰,然后走出帐篷。
    早起的人还挺多,他们不仅早起,还围成一个圈,杜西刚好从圈里走出来,楚芫便问她:“你们在说什么?”
    “哦!是顾温席,他把大家叫在一块,说根据昨天的情况来看,有些点很多人去,竞争太大,有些点又没人光顾,白白浪费,所以今天他给每人都划分了点位,避免重复。”
    杜西怕楚芫不愿意,解释道:“你也知道,没人会不卖面子给他。”
    “但是幸好。”她激动的笑起来:“我们被分到的地方刚好就是H点!”
    昨天他们还在上半场时,楚芫就决定下半场去这里。
    H点在最西边最靠近非安全区的地方,看地图介绍,那里地势陡峭,有个十米高的小山崖。没有经历过任何训练的大一新生很难下去拿到物资,但也因为此,那地方的分数最高。
    杜西还在犹豫说很危险。
    楚芫就说“我来。”
    他好歹也是能力者,这点任务对他来说应该不算难。
    杜西当即眼泪汪汪:“我算是抱到大腿了,开学后我一定给你做牛做马,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楚芫笑了下:“你古装剧看多了吧。”
    杜西瞬间嬉皮笑脸起来,他俩走去任务的路上,今天是军训最后一天,早点完成任务早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