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篇】第二十一章:拉仇恨

    沈蝶衣跟着起来,倒也没想着请安,只是见陆珩来了,觉得自己也可以不搭理他这一屋子的莺莺燕燕,想着是不是和他打个招呼就走了。然而陆珩却走到她面前,自作多情的说道:“柔妃免礼。”

    沈蝶衣小瞪了他一眼,他却装作没看见,笑得温和,反倒是伸手过来牵住了她的手,偏又不能在人前甩开!沈蝶衣气的在袖子里面与陆珩掰手腕。

    因陆珩指名说的是柔妃免礼,却没说众爱妃免礼,是以刘宁那一群嫔妃仍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

    陆珩转头,声音登时就冷了下来:“皇贵妃好大的火气。”

    “陛下息怒!”这下不止嫔妃们跪了,跟着陆珩进来的宫人也齐顺儿的跪在地上。

    刘宁也有些慌张,后宫无后,皇贵妃等同副后,是以这后宫一向都是她说了算的,她做什么,陆珩从不过问。今儿这……刘宁心中不忿,这沈蝶衣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怎么就迷了皇上的心窍!

    刘宁仍然端的稳重,缓缓开口道:“陛下,臣妾不过是叫柔妃妹妹来同众位姐妹们说说话,妹妹初入后宫,臣妾也是怕她独居绮芳宫难免寂寞……”

    刘宁话未说完,陆珩忽然问沈蝶衣:“爱妃寂寞吗?”

    “……”沈蝶衣凑近陆珩,小声说道:“你说的寂寞,和她说的寂寞,是一个意思吗?”

    陆珩笑了,没回答沈蝶衣的话,却是郎声向众人宣布:“原来爱妃寂寞的很?”

    沈蝶衣要投,无力辩解:“我不是,我没有。”

    然后陆珩又说:“那朕今晚来陪你。”

    跪在地上的女人各怀心事,但显然都是妒忌的,有的也劝自己,皇帝这几日宠爱柔妃,不过是图个新鲜,新鲜感一过自然有了新人忘旧人,亦或是如以往般雨露均洒。

    可以往……

    私交甚好的几个嫔妃,如住在同一宫的淑妃、云嫔、李常在,也曾私下说过那等子难以启齿的事情,皇帝虽然翻了都翻了他们的牌子,然……却只是在她们屋里,和淑妃下棋,听云嫔,让李常在给他讲故事。

    虽然说起来她们都是侍奉过皇上的人,却并未在那应当的事物上侍奉……

    那这沈蝶衣……

    李常在似乎听到沈蝶衣小声哼了一句:“你不要过来,谁要你陪!你休要过来折腾我!”

    李常在胆小,听沈蝶衣如此大胆的厥词,只觉得是自己幻听了,心里还一个劲的默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起来吧。”终于,皇帝才想起她们来,众人谢恩,才发现陛下并未在座首坐下,于是大家只得低眉顺目的站在一旁。偏刘宁还想扳回些面子,凑到陆珩身边细语撒娇:“陛下今日怎么想着来看臣妾了?”

    陆珩道:“朕来寻人,倒不是想你。”

    刘宁:“……”

    沈蝶衣:“……”

    众人:“……”

    沈蝶衣不着痕迹的又掐了陆珩一下,眼神戏分明是在说:“本姑娘到底哪儿得罪你了,你别回回把我忘火坑里推啊!”

    陆珩却不予理会,反倒温言道:“江南进贡了几匹寒烟翠,尚衣局等着呢,你且去让白尚宫给你量量尺寸。”

    寒烟翠?几个妃子面面相觑,要知道,这寒烟翠工艺复杂,一年就进贡那么几匹,陛下说赏赐就赏赐了?这柔妃,当真是讨陛下的欢心。

    量尺寸不重要,新衣服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离这群女人远一点。沈蝶衣点点头,面上还是恭敬说了声:“谢陛下。”

    说着,便乖顺的跟着陆珩一起走。

    “对了。”陆珩忽然又停了下来,转头对刘宁说道:“沈飞那个老顽固都没教会的规矩,也就不劳皇贵妃费心了。”

    说罢,总算拉着沈蝶衣走了。留下一群人下拜,整齐划一的一声:“恭送陛下。”

    ——————————————————————

    终于更新了,对不起大家QAQ

    【后宫篇】第二十二章:撩拨(微)

    沈蝶衣没想到,陆珩真的是找人给她量尺寸来的,只是量完了尺寸,尚宫携着婢女告退,陆珩的目光却停留在她那隆起的胸部。

    “登徒子!”沈蝶衣秀眉横挑,忙伸手挡住胸前风景,转过身去背对他。紧接着,说了一句吓得一旁大太监海公公脑袋都要没了的话:“再看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一句“大胆!”还未说出口,海公公就被陆珩一个眼神摒退,退下时他的心还如擂鼓搬跳的厉害,只道:“真是君心难测……幸好方才未对柔妃娘娘加以斥责,否则掉脑袋的只有我这个阉人……”

    海公公走的时候,将屋子里的吓人都带走了,沈蝶衣这才觉得不好,忙冲门外喊道:“回来!”

    潜台词是,你们都走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登徒子肯定要对我为所欲为!

    金珠跟银宝回过头来,红着脸,一脸娇羞的冲沈蝶衣摆手,还做了个杀头的动作,表示奴婢无法抗旨,否则是杀头之罪,小姐你就忍一忍!

    沈蝶衣这边还在冲金珠银宝做鬼脸,陆珩却悠然说道:“屋里有人,衣衣又如何愿意与我做爱做的事?”

    “屋里没人我也不愿!”沈蝶衣一时不察,已经被陆珩从身后抱住,他的气息随即也贴了过来,湿湿热热的喷洒在沈蝶衣后颈脖。

    陆珩就势吻了上来:“那衣衣是承认,是爱与我做这样事了?”

    说话间,陆珩的手便覆上她的胸脯,在那片温柔的柔软上揉弄,还不忘点评道:“手感真好。”

    闻言,沈蝶衣气的跳脚,伸手就要打他,结果陆珩手收的快,沈蝶衣一掌打在了自己胸脯上,疼的叫了一声。她捂着胸口上身形一攻,屁股就正好抵在了男人腿间的烫热……

    “啊!”沈蝶衣连忙跳开,结果又因为踩到了裙子,差点摔倒,最后还是被陆珩伸手一拉,拽进怀里。

    沈蝶衣心跳的极快,却不是因为这样近的距离去看陆珩,陆珩在她愣神之际,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说了句:“投怀送抱。”

    “你!”沈蝶衣气的不行,转身就要挣脱开来,然而……

    然而陆珩的魔爪却伸向她的双腿之间,他从背后抱住她,手指却准确无误的挤入她的敏感地带。

    “啊!”沈蝶衣又叫了一声,却是娇嗔,陆珩一弄她,她便全身一软,如此陆珩便整个人贴了过来,沈蝶衣这会儿想推他都没有力气了。

    “嗯……嗯……嗯……”沈蝶衣本来不想叫的,她觉得这样委实过于羞耻,尤其是每次她发出这样的呻吟,陆珩都表现得更为卖力,想来是对她这般甚为欢喜,如此,她便更是不想叫了。

    只是陆珩一直在撩拨她,他一面吻,已满伸出舌头舔弄她耳后的痒痒肉。

    “可恶……!”这几日,陆珩将她翻来覆去的,将她身上的敏感点都摸了个清楚。同时陆珩的手更是隔着几层纱裙,挤入蚌肉,时而按压着花珠,时而往花洞里钻。

    沈蝶衣哪里还能站得住,只想找地方支持,挣扎中她艰难的挪动几步,终于将手扶上了一旁的妆台。本是被逼无赖,而陆珩却在她身后低低笑道:“衣衣如此迫不及待?”

    “哪有?!”沈蝶衣拿屁股去怼他,本是想推开他,这么做却正好应了陆珩那句迫不及待。

    陆珩竟直接掀起了她的裙子,扯下她的亵裤,揽过她的细腰,掏出自己挺翘的龙根,找准那湿热的洞口,抵在那粉嫩的花瓣上来回蹭弄,很快那处就湿的不可思议。

    “你混蛋!”沈蝶衣气的跳脚,可一动,那硕大的龟头便有意顶向穴口,陆珩的手指更是一直按着她的花珠,轻揉慢捏,惹得她穴内阵阵骚动,根本站不住脚。

    【后宫篇】第二十三章:禽兽(H)

    “啊!”陆珩顶进去的时候,沈蝶衣惊叫出声,她的禁制瞬间被他的热棍填满,陆珩的龙根又粗又长,撑得沈蝶衣小腹又酸又涨。

    “你、你!啊……!”沈蝶衣气的说不出话来,手撑在妆台上,就捉不住陆珩在她胸脯乱动的手,可捉住陆珩乱动的手,她就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这样一手撑在妆台上,一手毫无抵抗之力的抓着陆珩肆虐的手,颇有种欲拒还迎的意思。

    “啊……!啊!嗯……啊!唔……唔!”陆珩狠顶了几下,每一下都狠戳花心,那硕大的龟头卡在花口研磨顶弄,沈蝶衣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被他顶得一阵呻吟,不自觉地翘起屁股贴近陆珩。

    陆珩用力抽送,交合处很快湿濡一片,这时他却又忽然慢了下来,动作温柔,不慌不忙的抽插,进出。

    “嗯……嗯……嗯……”陆珩一面抽插,一面低头在沈蝶衣颈脖处亲吻,弄得她阵阵颤抖,只觉得全身发热,只觉得身上痒的厉害,便更止不住的扭动腰身。

    花穴似一张贪吃的小嘴,紧紧吮吸着巨大的龙根,陆珩节奏缓慢,在沈蝶衣受不了颈脖处的痒痒时再一个深顶,弄得她叫出声来还不够,龟头按着花心研磨。

    “嗯……嗯……啊……啊……摁……”沈蝶衣的叫声随着陆珩时浅时深的顶弄也变得又节奏起来,尽管她不想发出这般淫荡的声音,身体却很是诚实。

    可恶的是,沈蝶衣面前就是一面半人高的铜镜,她不经意间抬头,就在镜中清晰无比的看到了如此淫靡的景象。

    她的衣襟被陆往两边扯开,露出香肩和雪乳,衣裳层层叠叠又松松垮垮的挂在臂弯间,那雪乳在镜中被陆珩揉圆搓扁,那发红的肿胀小珠,更像是一粒熟透了的樱桃,随着身后男人的律动上下晃动,而她脸上,也是一片红云,靡靡之色。

    “混蛋!”沈蝶衣越想越气,拿小起屁股往后顶了一下,本是习惯性的想将陆珩推开,却不想他正将肉棒很顶进来,因此便被插得更狠,更深!

    “啊!”沈蝶衣娇喊一声,花心那一阵酥麻还未随着抽搐散去,陆珩一个大力又狠狠地撞了进来,接踵而来的便是疾风骤雨般快速而猛烈的抽插!

    “啊!啊!唔!啊……啊!啊!”沈蝶衣被陆珩顶得昂起脖子,半裸的身体却低俯在妆台上,妆台上的瓷器妆盒随着撞击发出清响,沈蝶衣匍匐着,雪白的双乳凌乱摇晃。

    “啊!啊……!”这样的姿势,显然更适合深入,沈蝶衣早已被操弄的香汗伶俐,腿心处更是有花液顺着大腿根部留下,湿黏一片,她紧攥着拳头,一面呻吟,一面求饶:“太、太深了!啊!啊……唔……太深了……受不了了!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

    “不行了?衣衣是爽够了么?”无视沈蝶衣的哀求,陆珩继续猛力地冲撞着,每一下,囊袋都有力的撞向她,每一下,都将肉棒快速拔出又快速的全根没入!

    被花液染的晶亮的肉棒在女人的阴道内快速抽插着,硕大的龟头每一次都重重撞击着那娇嫩的花心,每一次狠撞,都让沈蝶衣不自觉地仰起头,翘着屁股,被陆珩紧握的腰扭动着,不停地尖叫呻吟。

    最后,陆珩居然架起她的一条玉腿搭在妆台,使得她的花户更多的暴露在他面前,一面抽插,甚至一面压得更下来了些,那只原本搂着沈蝶衣细腰的手也滑至她湿濡的双腿之间,找到那颗湿滑诱人的小珠,按弄拈揉!

    “啊!啊!啊!别!”沈蝶衣被陆珩压在身下,强烈的刺激贯穿全身,陆珩的落在她背脊上的吻也再次落到她敏感的颈脖,轻咬舔弄,她无法承受这样的快感,感觉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似决堤一般要轰燃炸,只能求饶:“别弄了!啊!陆珩,别、别弄了……我受不了了!啊!啊!嗯……唔……”

    陆珩不停,仍几面夹击,猛烈抽插了几十余下,他倒是依然坚挺,龙根矗立,只是沈蝶衣却再也承受不住,弓起身子尖叫一声,喷出花液!

    【后宫篇】第二十四章:再来一次(H)

    下身一片水泽,裙子也湿了,浊白更是顺着花液从沈蝶衣大腿根部流下,她仿若一条脱水濒死的鱼,趴在妆台上艰难的呼吸着。

    沈蝶衣心中直骂混蛋,觉得自己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陆珩就是为了折磨她才让她进宫的,什么荣华富贵,她在家里也是富贵的很!来到这儿,天天被他这样那样,揉圆搓扁,连个告状的人都没有!

    总不能跟她爹说,陆珩没事就拿棍子捅她吧!她再不懂这些,也知道男女之事是极私密的!如今这算什么?青天白日的,白日宣淫?

    沈蝶衣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还没等她缓过劲来,陆珩却又将她抱了起来,这下可好,经方才那一番操弄,她如今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他鱼肉。

    “你……”下身一凉,原来是湿漉漉的裙子被陆珩扯了下来,继而被陆珩抱了起来,沈蝶衣才发现不对,他抱她的姿势……嗯……

    像极了给小孩把尿的姿势!

    “啊!你干什么!”双腿被陆珩分开,这样抱着,面前又是妆台半人高的镜子,那羞于见人的阴户便如此暴露在沈蝶依眼前,清清楚楚!

    “啊!你快放开放我下来,你干什么呀?!流氓!”阴户原本紧闭的花缝因为双腿被大大分开,日微张的蚌壳,露出里面粉嫩湿润的蚌肉,还有那随呼吸一张一合的小洞,那小洞因为方才陆珩的激烈抽插尚并未缩拢,还能看到里面偶尔溢出的花液和那混合着的浊白。

    沈蝶衣无法挣脱,还没来得及求饶,陆珩那再次挺立的龙根便又抵在她的洞口。

    通过铜镜,沈蝶衣张大嘴巴,看着那鸡蛋大小的龟头,缓慢的塞进了自己的小洞里。她叫了一声,甚是羞人闭上眼,实在不忍去看,只是一直在心里骂着陆珩混蛋、禽兽臭、流氓!最终陆珩将整个肉棒都缓缓的插进了她的花穴里,那肉棒的尺寸、温度,她都感受的明明白白。

    这样其实并不能插很深,沈蝶衣被陆珩的龟头进进出出撩拨的实在太痒,每一次那龟头都要在她的穴口处流连,转弄,又因为这样被他抱着实在没有安全感,沈蝶衣索性将脚踩在了妆台上,屁股不自觉地后翘,迎合着陆珩。

    陆珩摸着她的屁股,很是满意,她吻上她的颈脖,含住她的耳垂舔咬,呼吸急促的同时肉棒瞬间一顶深入,沈蝶衣轻吟了一声,小腹酸麻,小穴瞬间被填满,被满足……

    沈蝶衣一下就被他顶的呼吸急促,呻吟声也变得凌乱起来。

    “啪啪啪!”陆珩抓握着沈蝶衣的双乳,加快了节奏,猛力冲撞,越顶越狠,越顶越深,顶得沈蝶衣小腹一阵酸软,只觉得方才那股尿意越来越憋不住。

    间隙,沈蝶衣看向镜子,第一次觉得自己好生淫荡。

    镜子里的她,小穴被那粗壮的龙根将嫩肉拔的都带了出来,插进去的时候,又将外头的皮肉带了进去,不住的往外流着淫水,将陆珩的肉棒弄得晶莹发亮,双乳也被他揉弄得形态各异,他好不容易放过时,又跟着他顶撞的节奏上下摇晃……

    “啊!”软肉被顶到,花穴忽然剧烈的蠕动,细嫩的花壁紧紧的绞咬着棒身,沈蝶衣不可抑止的颤抖着,同时花心深处似吮吸一般的快感,更是差点就将他的子子孙孙吮吸了出来。

    陆珩闷哼一声,情至深处。

    他看向镜子,两人的交合处无比清晰的被映照了出来,粗壮到甚至有些狰狞的肉棒全根没入在紧窄美好的花穴里,小穴原本粉色的嫩肉都在抽插中被磨成了玫红,和她雪白的酮体形成鲜明的对比,更显诱人。

    之前被他玩弄的肿胀的花珠也暴露出来,让他忍不住想要再次蹂躏,听她浪叫呻吟。

    “啊!啊!啊!嗯!啊……啊!唔……唔……唔……嗯……”陆珩按着沈蝶衣,埋首在她颈窝处热吻,同时加快速度和力道,猛烈抽插!

    (_喜歡本書就上Ν2QQ點℃哦M閲讀更多書籍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