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篇】第二十五章:在御书房被扑倒

    沈蝶衣觉得,陆珩真是愈发的得寸进尺,竟然在她面前摆起了皇帝的架子。

    不是让她给他温酒、煲汤、就是吩咐她给自己绣帕子、绣香囊、就是命令她到御书房,给他磨墨,念折子。

    “你还真当我是你丫鬟了!”沈蝶衣一气之下扔了墨块,墨汁溅了起来,差点弄到她这身最喜欢的漂亮衣裳上。而陆珩还在那儿看折子,不得不说陆珩长的好看,气质也好,便是这样坐在一处,姿态都是这般的好看。

    陆珩放下折子,唤沈蝶衣过来。

    “我不过去!”沈蝶衣不动,抱着手,嘟着嘴:“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呀!陆珩我跟你说,我受够了!”

    陆珩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衣衣,你脸上沾了墨汁。”

    “唔?”沈蝶衣忙伸手去擦,左边没擦到又去擦右边,结果将脸上的墨汁越揉越脏,陆珩失笑,再次唤她过来:“我来。”

    沈蝶衣爱漂亮,不情不愿的过去,又不情不愿的被陆珩拉着在他身上坐下。就着沈蝶衣的帕子替她擦干净脸后,陆珩便又不安分起来,他搂着沈蝶衣的腰,鼻子在沈蝶衣鼻尖蹭了一会儿,便吻上了她的唇。

    沈蝶衣也喜欢陆珩吻她,他的唇软软的,比她吃过的云片糕还要软,她唯一不喜欢的是他每次都要吻自己好久,将她的小嘴唇肿了还不够,每次都要吻着他头昏脑胀不能呼吸才肯罢休。

    不过这一次倒没有。陆珩亲了她一会儿,便开始用鼻子蹭她的颈脖,搂在她腰上的手,也不安分的上下摸索了起来。

    “我就知道——!”沈蝶衣气不过,推了陆珩一把:“你满脑子想的竟都是这些!”

    陆珩用舌尖勾了勾沈蝶衣耳朵后面的敏感肉,引得她一阵娇吟颤抖:“谁让爱妃如此甜美。”

    “甜你个鬼,我又不是食物!”沈蝶衣踢着腿,伸手就要去拧他,可她还没用力。陆珩揽在她腰上的手一揉捏,惹得她一声娇喊,缩了缩身子靠近陆珩怀里:“你别弄,痒!”

    沈蝶衣这般一扭动,陆珩胯间的巨物便率先反应过来。沈蝶衣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陆珩挥袖扫开了折子,便将她压倒在了玉案上。

    “你!”陆珩撩她裙子的时候,她就恨不得踢死他,可陆珩的吻落到她颈间,便像是一下找到了她的软肋。

    沈蝶衣怕痒,身上到处都是敏感点,颈间这一块只要陆珩吻了上去,她便扭着要躲开,却又被他吻得浑身无力。

    那肉棍时不时的敲打在沈蝶衣腿上,即便隔着衣料,她也能感觉到那炙热的温度。

    沈蝶衣抓住陆珩的乱动的手,叫他:“别闹!”

    哪怕是太监隔着珠帘禀告,陆珩的手仍在沈蝶衣的胸部上揉捏。

    陆珩说了“宣”。

    却撩起了沈蝶衣的裙子,隔着亵裤用手指玩弄着她的下面,沈蝶衣推他,又急又怕:“有人来了!”

    “怕什么?”陆珩手指不停,沈蝶衣差点就要呻吟出声,听到脚步声,她忙伸手捂住嘴巴,却听陆珩说道:“赵大人在外间回话,只要衣衣小点声,他不会听见。”

    这意思,是……是要白日宣淫吗?还是与朝臣一墙之隔?

    (_喜歡本書就上Ν2QQ點℃哦M閲讀更多書籍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