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篇】第五章:你是我的

    依依的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襟,她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她无力与陆清寒这样的男人抗衡,她害怕,害怕他夺走她的身子,害怕之后她会经历的事情,但她更怕惹得陆清寒不高兴,会有更严重的后果。

    陆清寒将依依放在他的床上,他是一个奢侈的人,就连床垫用的都不是传统的棉絮,而是洋人的稀罕玩意。床特别的柔软,依依陷了进去,小小的身体蜷缩着。

    除了细微的抽泣声,陆清寒可以明显的看到小小的她抖得厉害。陆清寒将罩着依依脑袋的外套扯开,依依的头发凌乱的糊在她满是泪痕的脸上,更显柔弱的美。

    陆清寒俯下身,伸手拨开了依依脸上的发,他的动作很轻,眼底藏着难以察觉的温柔,像是在对待一匹珍贵的绸缎,或是一个精致的娃娃。他说,“不要哭,我会好好疼你的。”

    “呜呜呜……”依依咬着唇,哭得更凶了。

    “不听话。”陆清寒眯了眯眼睛,随即捏住依依的下巴,低下头,将自己的唇霸道的覆盖上她的唇,蛮横的吮吸着少女唇齿间的馨香。因为吻得太激烈,他的牙齿难免嗑在依依唇上,有些疼。

    “唔……呜……呜呜呜……唔……”依依伸手推拒,可瘦小的她哪里是精壮的他的对手?

    见依依弓着身子,拼命往床头拱,陆清寒伸手捞住她的细腰,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牢牢禁锢在怀里。

    陆清寒将依依压在身下,忘情的索吻,环在她腰间的那只手揉捏着。依依怕痒,虽然发育的不够成熟,却已然玲珑有致的身子他他身下扭动着。她在抗拒,在挣扎,却不知这样好似一把火,“噌!”的一下,点燃了陆清寒浑身的浴火。

    “不听话的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陆清寒终于舍得放开依依的唇,他低头看着她迷蒙的眼,用指腹摸摩挲着依依水嘟嘟的唇,声音微哑的说道。

    陆清寒话应刚落,依依便听到了熟悉的“咔咔!”声,她闻声去看,之间陆清寒的一只手正在解自己的皮带!

    “你放开我!”想到他腿间粗长的巨物,依依挣扎得更凶,然而她纤细的手腕,根本逃不脱陆清寒的桎梏。依依冲陆清寒喊,“少帅,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吧!我……我是你弟弟的未婚妻呀!你不能……不能这样对我!”

    “不能怎样?”陆清寒在笑,却没有半分笑意。他抽出皮带,将依依的一双皓腕叠在一起,高举过头顶,绑在床头的铁架上。

    “你……”那些词,依依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实在是羞于说出口。可她竟天真的以为,她可以用人伦纲常来化解这次危急,让陆清寒放过她。依依羞红了脸,别过头,闭着眼小声说道:“你不能和我上床……”

    “为什么不能?”陆清寒冷笑,她不提陆云笙还好,一提他,陆清寒的脸便阴沉下来:“别说你只是陆云笙未过门的妻子,便是你嫁给了他,本帅想要你,不管你情不情愿,都得给我脱裤子!”

    显然,陆云笙的名字惹恼了他,陆清寒也不再怜惜依依,压在她身上,握住她悬在床沿段等乱踢的腿,蛮横的脱掉了她的鞋子,脱完,他再次俯身上来,与依依鼻尖对着鼻尖。

    “你知道牧云笙是什么人吗?你知道你未来婆婆是什么人吗?陆云笙十五岁便去了英国留学,你见过他吗?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吗?”陆清寒的语气,越来凶狠,依依被他问得怔怔的,不知道是不知如何回答,还是被吓的。

    “你们两个的婚约,无非是陈云曦那个贱人,想给他儿子在军营里多争一些背景,你的父母,巴不得与死督军沾亲带故而已。”陆清寒的手,覆上依依胸前的浑圆,一面揉捏,一面望着她说道:“抛开那两个人不谈,你若跟了我,你父母那边只怕更是欢喜。”

    说完,陆清寒解开了依依领口的第一颗盘扣。

    在依依的抽泣声中,陆清寒解开了她的第二颗盘扣,并笃定说道:“兵权是我的,司督军府是我的,邺城是我的,依依,你也一定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