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依依惊恐的目光中,他架着她雪白的腿,按着她扭动挣扎的腰,一个挺身,迅猛而又决绝的,冲破了那层象征女子贞洁的阻碍。

    —————————

    【民国篇】第八章:破身(H)

    “啊!”撕裂般的疼痛,使得依依发出了尖细的,略显痛苦的惊叫,她睁着大大的眼睛,茫然又凋败的望着天花板上璀璨夺目的水晶大吊灯。她疼得往后仰起了脖子,身子反弓着,露出痛苦的表情,双腿紧紧夹着陆清寒的腰,玻璃袜下圆润的脚趾,卷曲成了一团。

    泪水,无声的滑落,她被一根火热的粗长刺穿了,他被陆清寒破了身子,她本该留给未来丈夫的贞洁没有了。

    他很高兴,他将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变成了自己的女人。

    在依依因为疼痛,因为被人侵犯,丢掉了贞洁而感到耻辱嘤嘤哭泣,在他身下颤抖的时候。陆清寒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依依的小脑袋,像是在抚摸陆老太太养的那只波斯猫。他微喘着,温柔的对依依说道:“依依,你是我的了。”

    “呜呜……唔……”依依殷红的处子血,从两人交合的地方流出来,顺着她的会阴流下,在真丝床单上绽放出一朵娇艳的梅花。

    没过多久,依依的哭声小了,夹着陆清寒腰间的双腿也不似刚才那般用劲。

    陆清寒含住依依的耳垂,一面舔咬,一面低语道:“依依,你是我的女人,我许你一时荣华,百岁无忧,但你到死都只能是我陆清寒的女人。”

    “依依,别着急呀,这才刚刚开始……”说完,陆清寒笑了,他跪坐在床上,伸手环住依依的腰,将自己的双腿垫在依依的大腿下面。

    “啊!嗯!啊!嗯……嗯……嗯嗯……啊!”一开始是疼,陆清寒进来也疼,出去也疼,依依的双手紧紧揪着捆绑着她的皮带,小脸深深埋在一侧的床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