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篇】第十一章:我被人弄脏了

    依依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迷蒙中,她本以为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荒诞的梦。可是全身散架一般的酸疼,以及肿痛酸胀的下身,都在提醒着她,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泪水从依依苍白的小脸上滑落,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被人糟蹋了,没了青白,偏偏对她做这样事的人,还是她未婚夫的哥哥。还是个他们一家,甚至整个邺城都不敢得罪的,有着活阎王称呼的陆清寒。

    想到这些,依依“嘤嘤嘤”的哭出了声。睡在一旁的陆清寒醒了,搭在依依腰间的手紧了一紧,将她圈进怀里。

    冰凉的薄唇,落在依依光洁的颈项。依依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颤抖着。

    “醒了?”男人的声音低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依依的后颈,引得她一阵颤栗。见依依没有说话,陆清寒恶劣的用搭在她腰间的那只手,撩起她的旗袍,他同时他的下腹往前一顶,让依依隔着旗袍也能感受到他抵在她屁股后面的火热。

    “我……我要回去了……”依依的手被绑着,她祈求陆清寒给她解开:“我……一夜未归……姆妈……她会担心的……”

    陆清寒起了身,一脚跨坐在依依身上,却没有对她做什么,而是帮她把皮带解开。

    手酸得没有知觉了,依依装模作样的推了陆清寒一下,希望他离开,而陆清寒却说:“我昨天让吴妈给你家打了电话,说老太太有几句体己的话要同你讲,便留你在司督府过夜。”

    他倒是想的周到,依依苦笑,心中一片茫然和悲凉。

    她抽开身子,玉足刚踩到床边的地毯,还没等她完全站起来,便溢出一声轻呼:“呀!”

    依依瘫软的摔倒在地上,她的腿快要断了,酸痛的完全使不上力气,都不像是自己的了,更别提腿心处的刺痛,动一下,就像是要把伤口撕裂一样。

    “你就打算这样回去?”陆清寒问。

    捡起自己的鞋子穿上,依依咬着牙,撑着床沿站起来,脚步虚软的一面往门口走,一面去扣胸前的盘扣。她忽然有些庆幸,幸好陆清寒不算粗鲁,没有直接撕掉她的旗袍,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陆清寒站在床边,看着依依倔强的身影,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抬手拦了一辆黄包车。

    “真是个可爱的女人。”陆清寒靠着窗,点燃了一支雪茄。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明明柔弱,却在他面前故作坚强。明明身边的女人都是想方设法的爬上她的床,唯独她,只想尽快离去,好像要撇开和他所有的关系一样,可是这样反而引起了陆清寒的兴趣。

    依依的玻璃袜,裆部被陆清寒扯破了,一路上她紧并着腿,不安的用双手遮掩着。

    依依回到家,父母都不在家,她跟下人说了声昨天喝了酒,有些困,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便匆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的小浴室里,依依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放水的时候,她就抱着自己坐在浴缸旁边哭,等水慢了出来,她才拧紧水龙头将自己泡了进去。

    “嘶……”好痛,依依皱着眉头,手手捂住了自己的下身,好像这样能够减轻热水带给伤口的疼痛。

    依依在浴缸里扭动着,等适应了下身的疼,便用沐浴用的香膏,疯狂的搓洗着自己,将雪白的肌肤搓得通红。她甚至趴在浴缸沿上,用毛巾狠搓自己下体,她甚至忍着疼伸手去挖,天真的想把陆清寒昨天留在她体内的东西掏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