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也渐渐习惯了薄衍的狂轰滥炸,有时候也会主动给他发消息,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融洽。

    ——————————

    这天,沈哲君喊来苏安,指着厅里一幅巨型油画,交代苏安:“这幅画是送给盛宇的,你帮我把它送过去装好。”

    盛宇就是薄家的公司,沈哲君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道:“他家老太太嫌弃她孙子的办公室太死气沉沉了,所以问我

    要了幅画过去挂着。我送过去那小子一定会拒绝……”说着便拍了拍苏安的肩:“你送过去他肯定不会拒绝。”

    “一定要不辱使命的完成啊!”说完便潇洒地离开了。

    “……”

    苏安无语,无法,只能红着脸吩咐工人把这幅巨型油画搬上了车。

    盛宇是薄衍曾爷爷的名字,公司几经波折又不断壮大,成为了国内的龙头企业,薄衍经手后更是发展迅速。大楼坐

    落在市中心CBD最繁华的地带,办公室占据了一整栋高楼,是作为地标一样的存在。

    由于薄老太太早已打过招呼,苏安带着四名工人抬着画顺利进入公司,直达顶楼。

    顶层静悄悄的,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走起路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几名秘书在各自的位置上忙碌着,见有人进

    来,一名秘书站起身迎上来:“您好,请问有什么事?”

    “我们是君若工作室的,来给薄总送画。”苏安客气地说道。

    “薄总正在开会,你们在这等一下吧,别挡着别人的路。”可能是因为太忙,又只是一个送画的,秘书没放在眼

    里,说完就离开了,把苏安等人晾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很是尴尬。苏安也没说什么,带着人让开一条道,

    站在门边等着。

    过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办公室内终于传出动静,紧接着门开启,一个个西装革履、领导模样的人面如土色、愁眉苦

    脸地走出来,显然是刚被骂过。程浩然跟在最后把门带上,一转身就看到了苏安。

    “苏小姐??”程浩然一脸惊讶。

    苏安走上前:“我是来送油画的,薄老太太说要挂在薄薄总的办公室里。”

    “哦哦好的您请进!”说完连忙给苏安带路开门。待苏安进去以后,他才松了一口气,目光犀利的看向众秘

    书:“刚刚是谁接待的苏小姐?”

    厅内静了好一会,一个秘书才弱弱的站起身:“是我”

    “她来了有多久了?”

    “一…一个多小时…”秘书说话都带着颤音,程浩然都要恭恭敬敬的对象,显然不只是一个送画的那么简单。

    程浩然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你连最起码的待客之道都不会吗?竟然让人站着等了那么久!”他可没忽略刚刚苏

    安走动时的不自然,明显是站久了腿麻。

    他都得小心翼翼当祖宗伺候的人,竟然被他手下的人怠慢了,要是被先生知道,他这工作大概就别干了。程浩然直

    截了当地对那个秘书说:“你被调到下面去了,好好学习一下基本礼仪吧。”

    秘书眼眶都红了,却不敢说什么,只能忍着泪收拾东西去人事部。

    ————————

    办公室内。

    苏安环顾了一圈,和公寓一个样单调到不行,很有薄衍的风格,难怪薄老太太要嫌弃。

    薄衍听到声音抬起头,眼中还带着刚骂完人的冷色,但在看到来人后那一点点冷就瞬间褪去了。诧异地挑了挑

    眉:“你怎么来了?”

    苏安狡黠的眨眨眼:“给你的办公室添点颜色。”说完便让人把包在画外面的包装纸给拆了。

    苏安之前也没见过画长什么样子,当看到一幅全由明亮色块组成的、对比鲜明且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画时,忍不住笑

    出了声。觉得薄老太太可真可爱,这不是故意给她家孙子添堵呢么。

    薄衍在看到画时也忍不住黑了脸,猜到是薄老太太的主意,正想拒绝,但看到苏安笑的那么开心,恍了恍神,倒觉

    得无所谓了。

    苏安考察了一圈,指着沙发上方的一片空白询问薄衍:“你觉得挂这里怎么样?”

    薄衍作生气状,重新低头看文件,淡淡道:“随你。”

    苏安撇了撇嘴,吩咐工人开始装画。期间薄衍抬头看了几次苏安:侧面看过去她的五官很柔和,但她工作起来的时

    候非常认真,有时候会微微皱一下眉;她穿着白色的衬衫,身下一条直筒裙,膝盖以下部位露在外面,其实是很保

    守的穿法,但在薄衍看来却有一种禁欲的诱惑感,让人很想扒了她身上那套制服狠狠地欺负。

    苏安不知道薄衍已经把她意淫了遍,在仔细地反反复复检查完一切都没有问题后,她吁了口气。不得不说沈大师还

    是很有才气的,薄老太太眼光也不错,虽然是一幅很明亮的画,挂起来也不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反而给整个办公室

    添了点生动感。

    她转头,有点小骄傲地看着薄衍:“怎么样?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薄衍看着苏安明媚的样子,出声时嗓音都哑了:“嗯,不错。”随即又说:“我有话跟你说,让另外的人先回去

    吧。”

    苏安此时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进了狼窝,想着难得来一趟他的公司,待会一起吃个饭好了,于是嘱咐另外的人先回

    去了。

    “过来”终于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薄衍靠在宽大的椅子上,对苏安勾了勾手指。

    苏安走过去,身体一轻,就被薄衍抱在了腿上。

    ————————————

    正在工作室喝茶的薄老太太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谁念我呢?

    沈大师皮笑肉不笑:还能有谁?

    呻吟【肉】

    苏安没想到薄衍竟然能随时随地发情,她明显感觉到小屁股被一硬邦邦的东西顶着,想挣扎着下来,却被薄衍抱的

    更紧。

    “别乱动。”薄衍咬着苏安的耳朵,胯向上顶了顶,看着怀里的人一下子就安静下来,满意极了。修长的手覆在她

    裸露在外光洁的小腿上,缓缓往上移。

    苏安窝在薄衍怀里动都不敢动,以免激发起他的兽性。感觉他的舌尖刮着自己的耳朵,手沿着大腿内侧的肌肤一点

    点往上移,轻易的钻进裙子里,痒的不行。

    “不要不要”苏安不停的摇头,她还是无法接受在如此严肃正经的环境内做着淫乱的事情。她绷紧了脊背,推

    拒着已经隔着小内裤挑逗她私密的手。

    “乖没人敢进来的”薄衍在她耳边低声诱惑着,刻意降低声线,把苏安撩拨得浑身发软。

    手指在苏安没有察觉的时候悄悄掀起内裤,触碰到她娇嫩的花瓣,只是轻轻地捏了几下,穴口就吐出一波花液,沾

    湿了薄衍的手指。

    他轻笑一声,惹得苏安脸红的不行,越是紧张越是敏感,此时的她就是被轻易地撩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