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情。她咬住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蜷缩起手指,紧紧地抓着薄衍的西装,承受着下半身极度瘙痒的感觉。

    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的拨了拨隐藏的小豆,随即没入幽径中,插了十几下又添进去第二根手指,恶意地扩张蜜穴,

    时不时戳弄突起的软肉。蜜液越流越多,沾湿了薄衍昂贵的西装裤。

    “水真多……”薄衍调笑道,吻上苏安的脖颈,种下一颗颗草莓。

    苏安连话都说不出来,怕一出口就控制不住呻吟。她只感觉到穴内的两根手指越插越快,她快要到了

    “唔唔”眼前一道道白光闪过,双腿绷得紧紧的,水涌出来打湿了穴中的手指,苏安整个人瘫软在薄衍怀里。

    突然身体一个旋转,她面对面骑跨在薄衍腿上。胸前的纽扣被一颗颗解开,衬衫被扒开露出圆润的肩头和精致的锁

    骨。薄衍将内衣往上推,两只大白兔弹跳出来的瞬间就被他宽大的手掌罩住。

    薄衍低头舔着苏安的肩头,五指张开揉着手中软软的奶子,粉嫩的奶头被两指夹住挺立着,摩擦着薄衍的西装袖

    口。

    苏安被夹在薄衍结实的胸膛和办公桌之间,抱着薄衍的头无力的承受着他的掠夺。

    薄衍一边吻着一边松开一只手往下解自己的皮带,拉下拉链,早已憋的胀痛的肉棒被释放出来。他抬起苏安的小屁

    股,龟头对准流水的穴口。

    “乖吃下去”忽地松开手,小屁股失去支撑一下子坐了下去,肉棒一插到底!

    “啊!”苏安终于忍不住尖叫了一声,等到她想起来时已经晚了,控诉地瞪着薄衍。

    原本禁欲又正经的女人,衬衫被脱到腰下,裙子也被卷到腰间,下身紧紧吸着自己的命根,又大又挺的奶子被捏出

    道道指印,随着自己的撞击晃来晃去。发丝凌乱,全身透着粉色,性感又妩媚。

    肉棒又胀大了一圈,薄衍只想好好肏一肏她,把她狠狠地弄脏。他抱起苏安,一扫办公桌上的文件,将她放在桌

    上。

    苏安的上半身贴着实木的桌子,下半身悬空,腿被折叠成“V”字型,这个姿势很方便薄衍从上自下深深地入进

    去。

    在这种环境下做爱实在太刺激了,随时都有可能有人敲门进来。苏安浑身上下都紧绷着,小穴即使在手指下已经高

    潮过一次,却还是紧得不行。

    但这不妨碍薄衍肏穴,穴内又湿又热,花径夹的他浑身舒爽,他亢奋的不行,使了点力,肉棒带出粉粉的穴肉,又

    狠狠地塞了回去。

    “安安,叫出来。”上下甩动勾引着薄衍视线的奶子被抓住,Q弹的乳肉被捏出各种形状。

    苏安咬唇,倔强的不肯叫出口。

    薄衍勾唇,也不介意,他自有办法让苏安叫出来。龟头像是不经意一般蹭过体内深处的某一点,肏穴的动作也慢了

    下来,却始终不肯给苏安一个了断。

    “呜…你不要…不要这样…”

    “不要怎样?不要动吗?”说着真的就停了下来。

    苏安受不了了,身子就像被悬在半空中不上不下,难受的不行,她伸手勾住薄衍的脖子,媚眼如丝:“不要停下

    来…”

    薄衍受不住她这般诱惑,狠狠一口咬上苏安的唇,下身凶狠挺动,一下一下打桩似的抽插。

    “嗯啊……”低低的呻吟声终于被释放出来,丝丝缕缕的缠绕着薄衍的心。苏安被肏的意识迷糊,仿佛忘了她此时

    不是躺在办公室的桌上,忘了紧张,嗯嗯啊啊的喊个不停。

    “太重了…轻一点…呜呜呜太深…”没过多久苏安就承受不住了,哭着向薄衍求饶。

    薄衍也不再忍耐,他低头含住挺翘的奶尖,发出“啧啧啧”的吸吮声;身下“啪啪啪”混着“咕叽咕叽”的水声比

    苏安的呻吟声还大,听得苏安一阵羞耻,这么大的动静也不知道外面的人会不会听到……这个认识让苏安忍不住紧

    张地绞紧穴口。

    “呃……”即将释放的灼热被小穴忽如其来的一夹,来不及拔出就射了出来,热烫的精液一波一波地射进温暖的小

    子宫内,烫得苏安一个哆嗦,又上了高潮。

    恶趣味【肉】

    苏安被薄衍抱进怀里,坐在老板椅上平复呼吸,微软的肉棒还埋在花径深处,两人就着交合的姿势享受着高潮后的

    温存。

    过了不知多久,苏安不安分的在薄衍怀里动了动,她觉得太胀了,想要他出去,却被“啪啪”打了两下屁股,苏安

    就听话的不敢动了。

    薄衍抱着苏安起身,打算带她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可走动的颠簸让穴肉摩擦着肉棒,没走几步薄衍就又有了感觉,

    肉棒慢慢的变硬挺起来。于是他脚步一顿,换了个方向开始抱着苏安在办公室里走动起来。

    “啊!不要不要这样”这样的姿势让肉棒往穴内最深的地方冲,苏安承受不住地趴在薄衍的肩头,又怕自己会

    掉下去,只能紧紧的勾着他的脖子,双腿圈住他的腰。

    薄衍觉得这样抱着肏穴别有一番滋味,虽然需要消耗较大的体力,好在苏安轻,抱着也不太费力。但是小穴却比正

    常紧了不少,夹的薄衍很是舒爽。

    “不行,呜呜呜,我不行了…你放我下来…”小屁股被抓着抽离肉棒,然后依靠着惯性冲向薄衍的裆部,苏安感觉

    每一次肉棒被尽根吞入时,都像戳穿了自己的小肚子,要把她撕裂开来。

    “宝贝你叫那么响会被人听到的哦……”薄衍坏坏的开口,说着还抱着苏安边肏边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明明就是他让自己叫出来的苏安泪眼婆娑地趴在他怀里,气愤地咬了一口他的肩膀。

    苏安早就没什么力气,再加上根本舍不得下重口,这一咬对薄衍来说更像是爱抚。他哼了一声,加快肏穴的速度,

    恶趣味地脚步不停往外走。

    苏安真的不敢说话了,抽抽嗒嗒地埋在她肩头闷闷地哀求:“求求你不要往门口走呜呜呜”

    薄衍见苏安真的被吓到,也不再逗她,转了个方向,眼睛瞄到巨大的落地窗,眼神暗了暗,抱着她往窗边走去。

    苏安在半路就抱着薄衍颤抖地泄了身,在落地时手脚像被抽去了骨头,酸软的差点没摔在地上。薄衍扶着苏安的

    腰,将她转了个身贴在玻璃上。

    火热的肌肤触到一层冰凉,苏安清醒了不少,还没来得及有反应,身后的人就抓着她的翘臀入了进去。

    苏安整个人被撞得上半身贴在玻璃上,奶子被挤的扁扁的,可怜的红豆豆被压在乳肉里,只有臀部被抬高往外翘

    着。

    她突然看到对面一栋较矮的楼,楼顶上有人在聊天,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自己的距离,即使知道窗户贴着单向膜,

    对方看不到他们,但这种像是在人前做爱的禁忌感,让苏